安全施工许可证女老师上课时突然肚子疼,学生竟用这种方法治疗!-爱言情vip

    女老师上课时突然肚子疼,学生竟用这种方法治疗!-爱言情vip
    “雪姐你真美……娶到你是我的福分……我的雪美人幻境迷宫走法,进洞.房咯……呵呵……”
    教室角落里突然响起梦呓般的声音典菲菲,兴奋过度,又痴迷缠绵,傻里傻气。
    “哈哈哈……”课堂上顿然一阵爆笑。
    只见叶鸿还抱着一沓子《黄冈密卷》,白脸生红,呼吸急促,舌头正痴舔着纸面。
    他突然感觉不对劲,猛一抬头,四周全是似曾相识的面孔,一个个看着他都笑得合不拢嘴。
    “道友何故发笑?你是何人?此处……是何道场?”叶鸿茫然望着前面扭过头来的一个青春痘男生。
    顿时,潮水般的笑声又响了起来。
    青春痘男生一脸惊诧的看着他,低声同情的说:“雪美人的自习课啊沃滴哥,拜托你快别说了。雪美人要发飙了……”
    “雪美人……”叶鸿迷糊不已,不是刚和雪姐洞.房花烛吗,怎么……她也在这里?
    正那时,讲台上传来清脆的厉斥声:“叶鸿,你在瞎说什么胡话?马上滚出去,罚站!”
    叶鸿心神猛震,寻声望去。只见讲台上一个绝色大美女站在那里,哦,不是雪姐,但好像……处.子阴元极为强盛,竟然可以……
    这美女二十五六的年纪,满脸冰霜之色,怒视着他,同时手里的黑板擦子飞了过来。
    “这是……什么法器?”叶鸿眉头一皱,一伸手就接住了黑板擦,低头仔细端祥,喃喃道:“哦……原来不是法器……”
    将黑板擦随手丢在地上,摇摇头又坐下来,脑子里一片混沌迷糊。
    所有人想笑,却笑不出来,内心震惊得要命。
    这家伙被高二的李虎一脚踹分裂了吗,连雪美人的黑板擦也敢随意丢?
    他忘了咱班主任的绰号就是雪美人吗,居然还敢娶她,我的天呐,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y.y的!
    叫他滚出去罚站,他倒好,还坐下来了。没看见吗,宋冰雪已经羞怒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却煞是好看。
    宋冰雪知道学校里不少男教师和男生都很喜欢她,暗地里y.y她,却真没想到这个平时闷头不语的普通学生竟也敢这样对她,真是龌龊之极,气得她尖叫道:“叶鸿,五分钟之内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否则后果自负!我叫你进个鬼的洞.房!”
    “这……有错吗?”叶鸿低声喃喃,眼睁睁的看着宋冰雪气冲冲的身影,脑子里一阵疼过一阵,却突然叫道:“哎!你等一等!”
    宋冰雪回头喝道:“混蛋,你还在吼什么吼?吼谁呢?”
    叶鸿指着她小腹下,茫然若思:“我感觉……你流血了,这是……怎么回事?嗯,也许我可以帮你……”
    话到最后,近乎自言自语,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
    沃的天呐……同学们都惊得要崩溃,看看宋冰雪,大约都懂了是什么情况,暗自窃笑,没一个人敢发出声来。
    “叶鸿,你……”宋冰雪当场气炸了,脸都红到了脖子根,正要发作,却猛的感觉到自己大姨妈真的……真的突然来了,糗大了!
    谁知叶鸿又望着她,自以为是的点头喃喃道:“嗯……处.子阴元浓厚康洪涛博客,可以……播.种……养阴……”
    所有同学齐刷刷看着叶鸿,惊狂到崩溃,彻底无语。
    这家伙简直是太无耻到顶点了,哪来的胆子安全施工许可证?
    “混蛋臭流氓,我在办公室等你!”宋冰雪从来没听过这么龌龊的话,太明目张胆了,让她再也无法忍受,羞怒交加,冲出了教室。
    教室里一下子就炸锅了。
    不管别人说些什么,叶鸿都不闻不问。
    打量这个地方,夏一可陌生又熟悉。明明在逃亡的路上好不容易安定下来,和亦师亦姐的凌洛雪正是新婚花烛夜的时候……
    “啊……雪姐!不!!”记忆到了这里,叶鸿突然冲出教室外,趴在栏杆上,仰天长啸,声音响彻校园。
    他泪流满面,轰然倒地,后脑着地,心脑俱痛,痛苦的记忆纷至沓来……
    在九川大陆,他一出生就被无情抛弃,是凌洛雪收养了他,待他如母如姐,教他魂修法诀,带他行医治病。当他长大成人十八岁,与雪姐历尽了磨难,倾情相恋,终到洞.房花烛时。
    可他们魂修一道却被人视为修真异类,恶称作鬼修,处处受人白眼,遭到追杀、迫害。雪姐修为高绝,他也是修真天才中的天才,双双魂帝飞升破劫之境界,却也生存艰难。
    玄武门的少门主杜青城贪图雪姐的美色,欲娶为妻。新婚花烛夜时,杜青城带着一帮杂毛围困了他们,雪姐不惜魂体自爆护叶鸿逃走。
    叶鸿肯定自己活下来了,可雪姐呢?自爆后她还能活吗?
    他忘不了被雪姐一掌推出去,雪姐最后凄然惊绝的声音:“鸿,好好活着,不要放弃,你是天纵奇才。记住,天下奇术,养阴为圣。哪怕历尽轮回,姐也不会忘了你……”
    此时,叶鸿意识到自己在这个被称做地球的地方重生了,在一副同名的身体上。而这个叶鸿,活得也那么悲催,18岁,也是捡来的,母亲叶素素是个漂亮的独身主义者。叶素素还有个妹妹叶颖颖,十九岁,和叶鸿还都是三中高三的学生。
    这家伙三天两头生病,身体孱弱,连叶素素也不待见他,嫌他花了家里太多的钱,还说等他高中毕业了,就再也不管他这个病鬼。叶颖颖这个当小姨的是三中的校花,从来没当他是亲人,嫌丢人,说他是家里的拖油瓶,在学校里也是个窝囊废,人称叶怂。
    这个叶鸿成绩不好,坐的都是教室角落,独人独座,木讷少言,谁都可以欺负他,所以人称叶怂。这不,晚自习第一节课后,上个厕所,不小心撞了高二的李虎一下。这李虎是校霸级别的混帐东西,当场怒火,一脚踹在他胸口上,骂了一通,搜走身上五十块钱,就带着人扬长而去。
    结果这一脚摧断心脉,这个叶鸿被同学扶回教室,坐在角落里趴着没一会儿就死了过去,同学们还以为他只是趴在那里暗自伤心呢!
    虽然自己不是那个叶鸿,可别人却不这么以为。在九川大陆被人欺负也罢了,重生到了这里居然还这样,还活什么人?绝对不行!叶鸿突然睁眼站了起来,脸上还挂着泪,一脸的阴沉,从教室里追出来围观的同学都惊呆了。
    青春痘男生惊道:“叶鸿,你、你后脑着地,还居然没有……”
    他似乎觉得说死字不妥,没说下去。
    正那时,宋冰雪冰冷的声音又传来了:“都围在这里干什么,还不上自习去?还有三个月高考了,不想上大学了是吗?”
    去而复返的雪美人将所有人都吓回教室里,四周一片安静。
    叶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枯瘦的身形风都吹得倒,苍白的脸色,黑白分明的眸子,几乎无视了这个绝色班主任。
    宋冰雪贴身的紫色丝裙,高挑完美,冷脸如霜,看着脸上挂泪的叶鸿,斥道:“你个龌龊鬼刚才又叫什么雪姐啊,满校园都听得见,你嚎丧呢?谁是你姐啊?还杵在那里干什么,赶紧滚我办公室来!给你五分钟时间已经超了,再超两分钟,你就从学校里滚蛋,一辈子也别想上大学。现在哭什么哭,上不了大学,有你哭的时候!”
    说完,她转身朝办公室走去,水蛇腰扭着,美腿翘屯,身影极度迷人。
    就连隔壁班的一个年轻男教师出来看是什么情况,也看着她背影眼睛发直,低叹道:“果然是雪美人啊,迷死人了,唉……可惜……”
    叶鸿鄙视的看了那男教师一眼,心里冷笑,她也配叫雪美人?有我雪姐美吗?
    在大把美女的修真世界里,凌洛雪都是最美的女子,岂是她宋冰雪可比?
    想到雪姐,他心里一阵抓狂。魂爆之后她会像自己一样活着吗?
    如果她死了,历尽轮回,要如何才能找到她?
    自己虽是接近飞升之境,但要逆乱轮回找一个人简直就是做梦。
    况且……这里阴灵之气太稀薄了,一点也感觉不到,根本无法修炼,自己就是天纵奇才……呃……
    叶鸿愣住了,灵识还在,但曾经强大的魂帝实力竟然跌到了“魂徒”,而且还只是魂徒初化期,这只是最低级的修真水平,离魂帝还差十万八千里。
    现在刚重生,魂力真元还极弱,战斗力堪忧。不过在这个无法修行的世界,自保应该还没有问题。
    他很快又发现了一个惊若狂喜的事实,虽然这副躯体孱弱不堪,但天生是极阴之体,正适合自己原来的魂修法诀。
    这身体赫然有九道阴根,挤在一起像一堆畸形的金针菇,很渺小,但这要是修行壮大起来,那将是逆天的未来!
    这么好的天赋,绝不能浪费了,一定要想办法修行。叶鸿一抹眼泪,一脸的坚毅,暗暗下定决心。
    那个什么雪美人办公室吗,不去!
    大学算什么东西,比不过实力提升,得证长生大道,找到相爱的人永恒厮守。
    谁找老子都不去,爱谁谁!
    就在那时,晚自习下课。同学们蜂涌外出,楼下上来一个挺壮的男生,一拍叶鸿的肩膀:“嘿,叶怂,虎哥叫你,有句话给你讲潘艺心。”
    一看这家伙不坏好意的笑脸,叶鸿猛然想起李虎来,脸色沉了下来。
    身边的同学马上闪开了,大多同情的看了看他。
    谁不知道李虎啊,叫人去讲句话就是要钱,不给钱或者没钱就收拾一顿,然后叫滚蛋。这叶怂也真是够倒霉的,上节课才被收拾了,现在又跑不掉咯!
    那个青春痘的男生站了出来,说:“刘海,李虎不是上节课才找了叶鸿吗?怎么还要来?再说了,我们班主任……”
    那个叫刘海的壮男生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秦小春,你特么少在这里废话,信不信把你也叫下楼去?”
    “放开小春,我去。”叶鸿声音淡淡,说完先走了。他认得这个秦小春,算是学校里唯一对自己还不错的人王奔宏。
    “算你识相!”刘海冷笑一声,放开了秦小春,在他脑门子上拍了两下,“你给我小心点,别没事儿找事儿。高三的一帮垃圾,真是不够看。”
    说完,刘海朝四周竖了一下中指,才跟在叶鸿后面下楼去了。
    这楼上高三的同学们一个个都郁闷得不行,敢怒却不敢言。还有人说:唉,要是枫少在就好了,哪轮得到李虎猖狂啊?
    也有人说:唉,枫少怕是不会回来了,这叶怂真是怂,高三的男生哎,愣让一个高二的给欺负了,还一天连续两次,雪美人也不知道去管一管。
    “管什么管史文俊啊?她只怕还在办公室里等着收拾叶怂呢!李虎是什么人啊,她能管?”
    秦小春心里鸣不平,想了想,还是往宋冰雪的办公室奔去,叶鸿实在太可怜了。
    而其他同学都趴在栏杆上看戏,看着楼下——叶鸿很快被刘海带到了学校花园的角落里。
    李虎在另三个跟班的陪同下,在花园角落等着。李虎这生得高大强壮,长得不错,学校蓝球队的,还是许副校长的什么亲戚,仗势欺人惯了。
    让人意外的是姜大牙,李虎看到叶鸿,居然走过来搂住他的肩膀,一脸微笑说:“叶鸿啊,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思则凯,给你道个歉。只要你帮我办件事,办好了,重重有赏。”
    另一个跟班马上附和道:“对对对,你小子要是帮虎哥把事情办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说不定,跟咱们混,吃香喝辣呢!”
    叶鸿轻松挣开了李虎,站到一边,冷冷的看着他:“踹了我一脚,拿了我五十,道个歉就完了?还让我给办事,天下有这个理吗?”
    说罢,他抚了抚衬衣的胸口,上面被李虎踹出来的泥脚印还在。对他来说天精地华,要感谢李虎那一脚,但那也是人命关天,没叫李虎杀人偿命都算好的了。
    李虎脸色变了变,没想到这个弱渣怎么突然硬气起来,还敢冷冷的直视自己。
    刘海上前就往叶鸿的领口抓去,恶狠狠道:“哟?小子,你特么脾气见长了啊?虎哥那一脚还没踢死你啊?你特么还……”
    “海子,给我住手!”李虎一把拉开刘海,居然又对叶鸿陪着笑,说:“叶鸿啊,别这么冷嘛!踹你一脚女烈老虎凳,我都道歉了,这钱呢,还你还你,多给点,二百五,拿好。”
    说着一使眼色,居然有个跟班送上了二百五十块钱过来。
    “二百五?这就是你的重重有赏吗,你糟蹋谁呢?”叶鸿没接钱,冷道。
    李虎又陪笑道:“呵呵,没那个意思,巧合而已。虎哥我喜欢你小姨叶颖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就是我大侄子了,一家人呢!我打听好了,下周日晚上是你小姨的生日,我准备在一个地方给她个意外的惊喜,到时候你把她给我约出来,这钱就都是你的。”
    说着,李虎拿起钱,对叶鸿扬了扬臧雅菲。
    “叶颖颖跟我没什么关系,也不是我小姨,你别占我便宜。要约自己去,我不拉.皮条。这两年,你们敲诈了我四千八百六十块,怎么说?”叶鸿冷声道。
    “嘿!怎么说?讹你了就讹你了,你小子还想……”刘海扬起了拳头。
    李虎又拦下了刘海,脸色沉下来,语气也有点冷了,但跟个长辈似的:“鸿啊,别在你小姨父面前这么冷冰冰的方茴扮演者,最好别让我发火。只要让你小姨做我女朋友,你那几千块钱,小姨父就都还给你焦研峰,再给你凑个数,一万整!干不干?”
    叶鸿冷冰冰的说:“行。多出来的就算我的精神损失费,马上给来。”
    李虎一听,大喜,马上在自己包里掏了五千出来,递过去:“这是五千,剩下的明天给你。”
    “谢了。记得明天把剩下的钱给我,否则我不客气了。还有,叶颖颖的事情自己去搞定,想怎么搞怎么搞,搞.死也和我没关系不良主母,就是别来烦我。”
    叶鸿接过钱清末英雄,放进兜里,转身就走。五千也能买很多天生吸取地阴的药材,希望能通过药材来助自己提升实力了许思琼。
    李虎突然大怒,吼道:“妈的,你小子拿钱不办事,消遣老子呢?还敢对老子不客气?连你小姨也不认了是吧?看来刚才一脚没踹够,给我揍,揍了把钱拿回来!对了,晚上把他架出去,让超哥爆他的局部地区!”
    他嘴里说的超哥,外面社会上一个心狠手辣的大头目,他们也就跟这超哥混的。
    “好嘞!超哥最好这口了嘿!”刘海特别兴奋,一脚就朝着叶鸿小腹踹来。
    谁知叶鸿旋风般的踹出一脚,后发先至,将刘海踹飞出三米多,砸进花坛的月季花里,摔得嗷嗷的,还浑身莫名的发冷颤。
    哼!老子虽然实力只是魂徒初化,但对付你们绰绰有余。叶鸿心底冷哼,马上朝前走去。
    老子不是这里的人,现在重生实力很弱,暂时不想跟你们太过计较,但谁也别惹我。
    九川大陆生存残酷,一言不合就开干,打打杀杀也是太过平常了,加上他和凌洛雪更是被人视为异类要铲除的魂修者,生死斗争更是家常便饭,他也习惯了。
    李虎和三个跟班惊呆了,看着在花丛里挣扎着起来的刘海,完全懵逼。
    楼上一帮子看戏的同学见状,齐声惊呼。
    三天两头生病不到学校的叶怂,一脸苍白,弱不经风,病鬼一个,竟然一脚就把刘海那个大个子给踢飞了,只有一脚啊!
    这……太不可思议了,开挂了吗?
    给宋冰雪报告过后的秦小春,趴在栏杆上惊得喃喃自语:“沃滴哥啊,这怎么阔能?怎么……阔能?不过,挺过瘾的,好解气……呵呵……”
    一个跟班眼睛鼓大了:“我艹……虎哥,这个病鬼怎么突然这么厉害了?”
    刘海身上挂烂了,一脸的血,怒躁之急,跳出来又朝叶鸿扑去:“虎哥,这只是偶然失手。麻辣个鸡,我还能让这个病鬼给吃了不成!看我今天晚上怎么……”
    话没说完,叶鸿一脚飞出,又将刘海踢回去了,还是摔回原来的那个地方,冷得上牙碰下牙,格格直响,被刺扎得嗷嗷叫绝世花少。
    卧草!
    又是一脚,中了!
    楼上的同学和李虎等人都震翻了。
    秦小春兴奋得青春痘都要炸了,吼叫着:“叶鸿,你一点都不怂,一脚定乾坤,干得漂亮!”
    “老子还就不信了,都给我上,干残了我兜着!”李虎猛的回神,实在不愿意面对这种场面。在这三中他就是霸王,谁敢动他的人?
    说着他第一个就冲了上去。
    “都给我停下!学校里打什么打,像什么话?”叶鸿身后突然传来冷厉的声音。
    “卧草……雪美人来了,撤!叶怂,算你他妈运气好,走着瞧!”李虎脸色一变,马上带着人闪了,连花丛里挣扎的刘海也不管。
    楼上看看热闹的同学们兴致索然,还在那里看着,回味着。
    秦小春摇摇头:“唉,可惜了……早知道就不去……”
    正在那时,叶鸿冲过去朝着花丛里的刘海踹了几脚,踹得这货嗷嗷惨叫,翻滚不已。
    宋冰雪在后面吼了他好几声,叫他住手,他充耳不闻。
    楼上的同学被叶鸿给震住了,看着刘海被猛踹,心中莫名兴奋过瘾,就是不敢鼓掌。
    叶鸿踹完,冲着刘海冷道一声:“滚。”
    刘海被挂得一身的血,衣裤破成条,狼狈不堪,爬起来就跑。都特么一瘸一拐的了,还指了指叶鸿,似乎在说算你他妈狂,你他妈给我等着。
    叶鸿冷冷一哼,这点小角色,他还不放在眼里。
    魂徒初化的时候,九川大陆的同等级武者、修真者都奈何不了自己,何况这刘海连武者都算不上,更谈不上修真了。
    要不是宋冰雪来了,这一伙人一个都少不了,李虎那一脚是白踹的吗,这副身体以前是被白欺负的吗,他们必须付出代价来。
    宋冰雪站在叶鸿背后还有十米远的地方,夜风吹起长发荡荡,别提多迷人了。
    她的身边全是盛开的月季,芳香扑鼻,可她比花还美,一脸冷冰冰的如同带了刺。
    她真是气大,叶鸿家伙竟然连自己的话也不听,叫他住手呢,还把刘海踹了一顿。
    更气大的是,宋冰雪正待说话呢,叶鸿那才转过身来,一脸平静无波,几乎是无视她,冷道:“你来干什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