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仔南昌大学副院长性侵女学生:比被侵害更可怕的是要独自面对-风小骨

    南昌大学副院长性侵女学生:比被侵害更可怕的是要独自面对-风小骨
    “ 终 于 等 到 你,还 好 没 放 弃”

    ?
    每晚22:22
    无论你来自哪里,我在这等你
    GOOD NIGHT

    文/叶深沉 歌曲/过客
    歌手 /阿涵
    1。赵雅倩
    12月20日,网友爆料称南昌大学国学院副院长周某猥亵性侵女学生。
    小柔(化名)是2013级国学实验班的一名女生,她被道貌岸然的周某猥亵、性侵,长达七个月之久。
    据小柔描述,周某在学院内创建了“师门”战斧龙,然后运用各种名义(开车接送女学生上下学、请吃饭、私下辅导等名义)引诱长相漂亮的女生加入“师门”。
    加入之后,周某开始套路女弟子,让她们给他点外卖,去办公室叫他起床,帮他按摩等,一面宣扬自己德行高尚,一面吹嘘自己的风流过往。
    小柔就是被“套路”的女生之一,曾经她尊敬爱戴的师长周某,在去年的某天中午对其“表白”,然后强行搂抱亲吻,甚至在她面前做极为下流无耻的猥亵动作纪田正臣。
    而后周某进一步胁迫和恐吓小柔(如可以不让她毕业,其亲属系黑社会头目等),更多次对她实施性侵。
    毕业后,小柔出现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性反应症状,多次试图轻生,后经心理辅导师长期的治疗后,才敢站出来揭露此事。
    可悲的是,小柔曾试图向国学院院长程某举报此事,然而程某非但没有帮助小柔,反而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要她顾及学院的名誉,忍气吞声平息此事。



    必须要让衣冠禽兽得到应有惩罚,勇敢的小柔于11月28日在学院群中发布名为《南昌大学国学院女学生防“兽”必读》长文,提醒学妹们提高警惕。
    2。
    12月19日,小柔在微博上曝光了相关的证据,揭露周某的恶行。
    20日凌晨,南昌大学官方微博回复了此事邱慧雯,表示学校收到小柔的书面举报材料,在19日学校已成立了专门的工作小组,配合公安机关展开调查沈子钰。
    周某已经涉嫌强奸罪,一经查证属实,自然有法律来严惩。
    幸好幸好,小柔这一次没有归因于自己,更没有退却,果断地揭露这个人渣,既救赎了自己,同时也让其他女生免受周某戕害敦亲王福晋。
    不过,让人大跌眼睛的是张云秋,还有网友“杉不完的杉杉”发出这样的评论重生之韩棋,即遭遇到侵害异世法师传奇,受害者自己肯定也有问题单冲峰。

    心理学中,这种现象叫“责备受害者”,指将错误一定程度上归咎于受害者自身。
    发生一件事情之后,秉持这种逻辑的人作出的直接判断是:世上有这么多人金毛狻,为什么偏偏就他或者她碰上这种事,一定是受害者本人也有问题。
    具体到性侵犯案件里,被害人衣着暴露,被害人不应该喝酒,亦或是他或者她不应该夜间出行等等甘洛凡,诸如此类对受害者的荒谬归责不一而足。安仔“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蛋”,正是这种逻辑最通俗最直观的表达。
    这背后有两个隐含假设:一是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行为的后果负责;而另一个更为严苛的假设是,每个人在任何情境下,都应该有能力来摆脱或抵御可能的侵害。
    显然,在现实中这两个假设,特别是第二个很难实现郎毓秀。它低估了类似事件在不同社会形态、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复杂性,更忽略了每个人在面临外部冲击时的应对能力的差异性。
    3。
    今年8月,美国知名歌星泰勒?斯威夫特反诉前电台主持人大卫·穆勒性骚扰的案件尘埃落定,陪审团支持泰勒反诉性骚扰者陈善明,要求已经被解雇的大卫向泰勒支付象征性的一美元赔偿金。
    这一美元赔偿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它代表着任何人可以对反感的事情说不,每个人都有权利拒绝他人侵犯自己的身体。
    2013年6月,前电台DJ大卫·穆勒带着女友出席泰勒一场演唱会后的歌迷见面会,他谎称一位同事向他吹嘘,说自己在和泰勒合影拍照的时候捏了她的屁股。
    然而事态的发展随后出现反转,泰勒的保镖后来指责他“捏”了小天后的屁股。大卫当时就被赶出了演唱会,后来更被老板炒了鱿鱼。

    这是当时的合影照片,也是案件中最重要的证据。
    当时泰勒身着超短裙,大卫把右手“不恰当地”放在了泰勒臀部的位置,而泰勒则紧靠着反方向的另一位女性(大卫当时的女友)。
    后来有很多现场目击者提供证词表明,虽然照片中的泰勒似乎在微笑,但她的表情看上去很奇怪。
    如果不是2015年9月大卫竟然起诉泰勒,要求后者给予他三百万美元巨额赔偿,泰勒其实本打算假装这件事情从没有发生。
    2015年10月,泰勒以反诉的形式状告大卫二林二秦,自己在合影时被对方性骚扰转世汉王,同时要求一美元的赔偿。
    泰勒在今年的庭审中向陪审团表示,大卫当时掀起了她的短裙,然后把右手在她内裤外侧裸露的臀部上面,故意捏了一把平嶋夏海。当时现场并不拥挤,所以这不是无意识的触碰,而是卑鄙无耻的性骚扰!
    不过,即便如此,她也没想要这个人渣破产,尽管她完全可以要求更多赔偿,更没有要求电台解雇对方。
    以泰勒在美国乃至世界乐坛天后级的地位,遭到性骚扰时,也没能第一时间站出来诉诸法律。
    甚至当时在现场,泰勒还对刚刚侮辱过自己的大卫说清朝种田记,感谢对方能来到演唱会现场支持自己……
    胜诉后,泰勒接受采访时说,“(因为身份原因)我能够在这样的案件中因为备受瞩目而获益,我更希望这些遭受性骚扰者的呼声被更多人听见,我要为建立更多的反性骚扰公益组织而做出自己的贡献。”
    3。
    不得不承认,就某个具体的案例来说,受害者自己有过失,甚至因为各种原因默许加害者是完全有可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责备受害者”逻辑就成立。
    “责备受害者”绝不应该成为主流的价值观。一则它极有可能导致错误归因,二则如果一个社会总是把责任轻松地都推到受害者个人身上,那就意味着受害者之外的任何主体都不需要担责。如果这样的话,社会公平正义根本无从谈起。
    所以,不论鸡蛋有没有缝,叮鸡蛋的苍蝇就应该被消灭。
    人民网刚报道了南昌大学国学院事件的最新进展,20日晚间,南昌大学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免去周斌国学研究院副院长职务,同时,院长程水金职务也被免,国学研究院管理工作由人文学院代管。
    网络时代信息芜杂,惊天大逆转时有发生。我们或许一时无法判断一则消息的真伪,但至少可以保留最大程度的善意,静观事态发展,因为,恶意言论给受害人带来的二次伤害很可能不亚于侵害行为本身。
    毕竟,谁也不能确定,我们永远不会成为受害者。
    - END -
    风小骨
    写走心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