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亭驾校她三做人妇、三沦烟花,一生坎坷,却成了后人眼中的传奇!-古风说

    她三做人妇、三沦烟花,一生坎坷,却成了后人眼中的传奇!-古风说

    作者:炉叔,公众号围炉夜话(weiluyedu_)
    这是一张老照片,照片中一位明显是女扮男装的女子竟与一名外国男子双手相握,看服饰拍摄时间大概在晚清至民国之间。这就让人惊奇了,什么女子这么大胆,在那个时代不仅穿着不合常理还行为如此放荡!

    原来这位女子就是当时京城风头无量的“赛二爷”,或者说叫她赛金花,大家会更熟悉。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赛金花出生在人间天堂苏州。从小她就聪慧、讨人喜欢,到了十几岁,显露少女姿态之后她越发美丽再循环乐队。但与她美丽不成正比的是家中的经济情况愈加艰难,不仅当铺亏本倒闭连父亲也因病去世,父亲去世后,家况更是不堪。13岁那年,金花的命运从此与妓女连在了一起。那日母亲与祖母争吵哭啼着将她押到了富妈妈班子做清倌。清倌的日子艰难,每日都要她学唱曲、吟诗填词、喝酒、见人装笑等等,稍有懈怠,打骂齐来。那时,她没别的想法,一心只想红起来,结束这非人的折磨。由于她天生丽质、再加上聪慧、勤奋蓬莱李海峰,很快在苏州当地她就打响了名号,被封为“花中状元”,名头响了,家里也有了钱维持生计。
    但河上卖笑的生活终究不是她愿意过的,她希望遇到一位好人连恩青,能将她赎了去。可来她们这里的客人能有什么好人,这一期盼什么时候能实现,她不知道。直到一天,她遇见了他——一位真状元洪老爷。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他与众不同,他不像那些人一上来就说些色情话,对她动手动脚,也没有淫邪的神色。他如同长者一般温和、真诚。在听完她身世后更是连连叹息,直道她是个可怜的孩子陈慧儿。后来他来的次数渐渐多了,两人有了感情,他要为她赎身。那是她自进这行以来,第一次觉得人生有了希望。后来他没食言,一顶绿呢轿将她迎进了洪家门。她好开心,因为她终于脱离了泥沼。

    婚后不久,老爷被任命为出国公使,家里需要大太太照看,结果,老爷就带上了她。踏上国外土地时她才17岁,老爷把她介绍给那些洋人,那些人都“夫人、夫人”的叫她。她的性子早已被他宠回了少女时期,她活泼、聪慧、会说话,那些达官夫人们都很喜欢她。在国外的3年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旅德期间,她不仅学会了德语,结识了一些名人朋友还和老爷有了爱情的结晶——女儿德官。她像一只飞出了笼中的鸟在异国的土地上欢快的飞翔,但老爷放洋的时间有限,三年转瞬即逝,归国的期限到了,而她快乐的期限也到了头。

    回国后,她不再是夫人,只是一名从良的妓女、一个小妾,国内的环境也不可能让她享受自由异世悠闲日子。她一点都不想回去,可她的命运从来没掌握在自己手上。她顶着“公使夫人”的名号回国,尽量的熟悉并回到旧有的生活中白痴也做攻。老天爷很残忍经常给了别人希望却又让人失望,金花就是那个被命运玩弄之人。洪老爷回国没几年就因病去世,他去世后,洪府其他人露出了狰狞的面貌,他们怨她、恨她,骂她是祸根。在收留了德官后李安元,不顾及她已怀孕,将她赶出了洪府。
    一夕之间,她又成了那卑贱的妓女。在伤心痛苦中,她哭老爷离去、哭自己命苦也哭那不知何时才能见到的女儿,长期的郁郁寡欢,第二个孩子出世后不久后就夭折了罗子乔。她疯魔了,足足闹了三天后因体力不支昏了过去,醒来后眼神空洞像个木头人。既然都说我是妓女、卑贱,那我就做回妓女活得潇洒给你们看朴韶拉。1893年,23岁的金花,在上海开设“书寓”,招了两个姑娘,自己做起了鸨母的角色。她从没隐瞒自己“状元夫人”、“公使夫人”的身份。既可笑又悲哀,曾今这些她引以为荣的名号,如今成了她倚门卖笑的资本!

    纸醉金迷的生活云里雾里过了5年,战争打破了平静。百业凋零,加上当时洪家人以辱没洪家声誉为由强令她离开上海,于是她辗转来到北京。八国联军侵华,一个孤苦妓女落难北京胡同。士兵烧杀抢劫,无恶不作。她恐惧却因会说德语让她幸运地见到了以往故交瓦德西。正是和瓦德西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她给民间留下了救助百姓、促进议和协议签订、劝瓦德西不要屠城及保护故宫文物的传说。对于这些残颜弃妃,具体事实其实后人无法弄清,评她为“风尘侠女”位面娱乐,但当时这些流言却让金花的名号以一种扭曲的形式再次成为焦点。

    名声越大,生意越好。她充当鸨母、过得逍遥自在。但手下妓女因不接客服毒自杀,一纸诉讼,送她进了监狱。过去恩客个个远离、避讳她,她只有靠自己变卖家产,最终才免除死刑判离京回籍。经历一场官司,让她感受到好一个世态炎凉!她累了,想找一个良人度过余生。
    可她找得到吗?不管能否找到知秋相学,她总要一试。前半生的人生际遇养成了她泼辣、倔强的性格,她自然不会在孤陋穷僻小巷孤老,非得趁着自己最后一点姿色和八面玲珑的本领去搏一把,寻千金、觅良人直至油尽干枯凶兽篮球!通过打发县衙,她恢复了自由身再次回到了繁华的上海滩。美人迟暮,年近50,即使有那些“盛名”傍身李金桂,但在那以色事人的行业里,昨日黄花凋张心妍,难逢恩客寻,“门前冷落鞍马稀”是必然的结局。“只愿遇一个真心男子,过过日子。”
    1910年,果然让她遇着了,他叫曹瑞忠,一个老实人。对金花细致入微安亭驾校,让她感动万兽仙君 ,当年就撤了牌与他过上了居家的日子。可惜这样住家日子又是昙花一现,两年后,曹吐血去世,被生活折磨的金花眼泪流干了,她没有呼天抢地,只死死地盯着曹的遗体。这是梦吗,为何总是噩梦循环?更可恨的是曹家人不仅污蔑她害死瑞忠,还霸占了她耗尽钱财与心血布置的家。她没法,他们说她是赛金花,一个害死人后被遣返回籍的害人精,不走,就只有等着被告。她不能再吃官司,没钱没势、打不赢也争不过军婚毒爱,只好卷着日常换洗衣物离开。
    赛金花与魏斯炅
    岁月奔腾流逝,像入海口的浊流一波接着一波,一浪连着一浪。苦难什么时候是个头?离开曹的金花,只得又拉开那污黑陈旧的帷幕马延强,继续她的妓女生涯。后来,风月场上,她认识了魏斯炅。他人真的很好,不仅体贴、尊重金花而且对她的母亲也竭尽孝心。相识5年后,他为她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两人还拍了结婚照。这一次,折腾了半大辈子的金花与母亲终于感受到了平等舒心的家庭生活。幸福于她总是短暂!三年后,母亲去世,紧接着六个月后丈夫也走了。她再一次的失去了爱人,做了孀妇......后来沈思豪,她不想折腾了陈芳辉,只等死.....

    人生是什么?于她是周而复始灾难的降临,是永远也触摸不到的幸福,是“眼望天国却身居地狱的苦苦挣扎”。
    她是妓女、地位卑贱,但她也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她不以妓女身份为荣,为摆脱这一命运,她三嫁人妇,可命运对她不公,无论她怎么挣扎,几经翻腾,最终仍做不成一个正经人。
    人们看她带着同情、猎奇、鄙夷的目光。作为看客,他们好奇心强、自负满腔正气与正义,随意嘲弄杜撰编纂消费她,却忘了在“花中状元”、“状元夫人”、“公使夫人”、“风尘侠女”这些头衔之后,她不过是一个乱世中靠自己讨生活的悲苦女子!
    那些头衔不是她自己取的,她也不想要,若能回到最初,她何尝不想清白做人、正经相夫教子过完一生,可生活不允许,人生也不可能从来。社会如此、人心如此,章慕良无奈!她地微言轻、无力反驳,所以就让这遭受磨难、历经坎坷的一生留待后人说去吧,反正死亡已给了她解脱!

    长按扫码关注「古风说」即可哟
    更多精彩等你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