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特曼列传国语四庫提要對【真靈位業圖】有失公允的的評價及四庫成書的背景淵源-天漢文明

    四庫提要對【真靈位業圖】有失公允的的評價及四庫成書的背景淵源-天漢文明

    以下文字中簡體字為摘錄自網絡的原文,正體字為筆者心得感悟。
    《四库提要》评价该书道:"宏景有《真诰》已著录,《真诰》见于唐宋志,朱子谓其窃佛家至鄙至陋者。此书杜撰凿空,又出《真诰》之下,其用纬书灵威仰赤标怒曜魄宝含枢纽之名,已属附会。而易叶光纪为隐侯局,尤为无据,至此孔子为第三左位太极上真公,颜回为明是晨侍郎,秦始皇为■都北帝上相,曹操为太傅,周公为西明公比少传,周武王为鬼官北君,则诞妄殆不足辨。"陶弘景把帝王贤士都排在道教人物中,屈辱了这些受儒家尊崇的帝王贤士们,自然引起四库馆臣们对《真灵位业图》大为不满,故评价甚低。
    ---此處可見儒家與異族滿清對華夏本位文化尤其本位文化中的高端文化的態度!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为中国古代最巨大的官修图书目录。又称《四库全书总目》,或简称《四库提要》。由清代永瑢、纪昀等编纂。永瑢,为乾隆皇帝第六子。纪昀(1724 ~1805),字晓岚,一字春帆,今河北献县人。着名学者,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
    ---此處可見四庫全書是由胡人與投靠胡人的儒家兼漢奸操刀對華夏族本位文化肆意塗改刪減閹割偽造的這麼一個東西。
    1.安定的社会环境
    修书期间,正当康乾盛世,天下无事,没有战争的干扰。四库馆臣坐在书案之前,一坐就是10年,没有后顾之忧。
    ---此處可見滿清滅漢之後,漢人無力組織反擊。滿清開始進行精神殖民和文化改造的大工程。
    2.统治者的重视
    《四库全书》从酝酿到修成,乾隆弘历始终参预其事,并由他精心策划。从征书、选择底本,到抄书、校书,乾隆弘历都一一过问,亲自安排。
    ---此處可見四庫全書的工程是由異族領導人乾隆親自主導授意安排的對華夏族本位固有文化的轉基因改造。
    3..雄厚的资金来源
    《四库全书》卷帙浩繁,所需经费难以数计,清廷一概包揽下来赣源信息网。
    ---可見異族對此工程的重視,正是【欲知大道,必先為史。 滅人之國,必先去其史】。
    4.严密的组织系统
    四库全书馆的最高职务是总裁和副总裁mc梦阳,多由郡王,大学士以及六部尚书、侍郎兼任,负责总理馆内一切事务,下设纂修处,缮书处和监造处。纂修处负责校理勘定全部书籍,并兼任缮书处缮写书籍的分校工作;缮书处负责全书的缮写及校勘事宜;监造处负责武英殿刊刻、印刷、装订、整理书籍事宜。四库馆臣总计360人,因故革职、身死除名、调用它任者,不在此数。
    ---此處可見 滿清 郡王 親王之類與漢奸兼儒家的四庫館臣們滿漢一家親的合力轉基因華夏漢魂製造辮子清華的和諧場面。
    5.破格录用人才
    四库全书馆堪称人才之宝库,集中了大量优秀人才,其中不少人是破格录用的,如邵晋涵、余集、周永年、戴震、杨昌霖等人,入馆前不仅不是翰林,而且戴震、杨昌霖等连进士都不是,仅是举人。人才云集,为编纂《四库全书》创造了更加有利的条件。
    ---此處可見當有人反對如此的篡改史料典籍而被排斥同時破格錄用積極投敵賣國的漢奸兼儒家的青年才俊們。
    《四库全书》于乾隆36年(1771年)开编,46年(1781年)完成,是我国历史上最大的一部丛书。其以"稽古右文"之名,行"寓禁于征"之实,致使编入丛书的只有3461种,79309卷,其余被认为价值不大且无"违碍"的图书未收入《四库全书》,列为"存目"。而其他有"违碍"内容的书则遭到禁毁、篡改、删节。可谓文化史上之又一浩劫。
    ---原文的編輯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文化史上的一個浩劫!
    但它是由乾隆钦定、督办的官修书目,在图书入选、内容著录、提要、评论等方面,都反映了封建统治阶级的观点和利益。
    ---原文編輯也不得不提出這是由乾隆獨夫一人欽定督辦的工程 完全按照此一獨夫民賊的個人主觀來對至少五千年以上之另一民族 華夏族的文化史料典籍進行肆意篡改刪減偽造和塗抹的行為 其最後一句話不如直接說【反映了乾隆的觀點和利益】。
    该书,又名《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四库提要》,百卷,[清]纪昀(1724-1805)总纂。纪昀字晓岚,又字春帆.直隶献县(今属河北)人.乾隆十九年(1754)进士,由翰林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谥号文达。能诗及骈文,著有《阅微草堂笔记》、《纪文达公遗集》等。
    ---此【文達】,原文編輯也不得不在這裡為他記上濃重的一筆,以供後人評說。
    乾隆中修《四库全书》,纪昀与陆锡熊总其成,锡熊后入馆而先投,陶则终始其事。校理《四库全书》,虽白各专门学者分任,史部邵南江(晋涵1、子部周书昌(水年),经部从子部的天文、算学类皆戴东原(震),分别撰写初稿,而别择去取,笔削考核,则皆纪陶一人任之。昀亦自称:"余于癸巳受识校书,弹仆年之力,始勘为总目二百卷,进呈乙览。"(《文集》卷八《诗序总义》序)乾隆四十七年(1782),《四库全书》大体完成,<四库全书总目》和《四库全书简明目录》也同时写出初稿,几经增改,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写定,并由武英殿刻版印行。著录收入《四库全书》的图书三千五百零三种,未收入《四库全书》的"存目"书六千八百十九种屈服心裳。总计一万零三百二十一种。每种书部撰有·篇提要。
    ---【而别择去取,笔削考核,则皆纪陶一人任之。昀亦自称:"余于癸巳受识校书,弹仆年之力,始勘为总目二百卷,进呈乙览。】【几经增改,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写定,并由武英殿刻版印行。著录收入《四库全书》的图书三千五百零三种,未收入《四库全书》的"存目"书六千八百十九种。】自己琢磨!
    收入《四库全书》各书的提要,原来本是附在书前以供皇帝审阅之用。至于离书别行的提要,那才'是供一般读者参考的。原有之各书提要,当它别辑成书、单独印行时,已经过纪陶大大修改、有些地方已与原文相差很远了。如将《四库全书》各书前面所附的提要,与《四库全书总目》逐一核对,就可证实这一点。
    ---【原有之各书提要,当它别辑成书、单独印行时,已经过纪陶大大修改、有些地方已与原文相差很远了。如将《四库全书》各书前面所附的提要,与《四库全书总目》逐一核对,就可证实这一点。】自己體會吧。
    最後引用【聖劍客】在其【秦始皇的過錯】一文中的兩個大段落供大家參考:---根据《东华续录》所载乾隆帝在四库开馆后的几次上谕可知,清廷修纂《四库全书》怀有险恶的政治企图,就是要借修纂四库、搜求遗书之机,查明幷销毁不利于其统治的前代和当代典籍 ,也即所谓“寓禁于征”。乾隆三十九年诏谕各省督抚搜求遗书时要严查“明末国初悖谬之书”,特别指出“明季末造野史者甚多,其间毁誉任意,传闻异辞,必有抵触本朝之语,正当及此一幷查办,尽行销毁,杜遏邪言,以正人心而厚风俗,断不宜置之不办”,至于其它书,凡“字义触碍,亦当分别查出奏明,或封固进呈,请旨销毁;或在外焚弃,将书名奏闻”。在乾隆四十三年上谕中,更严令限期二年收缴所有“违碍”之书,“至二年期满后,仍有隐匿存留违碍悖逆之书,一经发觉琴欧洲,必将收藏者从重治罪,不能重邀宽典”。在此淫威之下,大批明末清初的典籍被销毁,其有据可查的全毁之书有二千四百五十三种,抽毁之书有四百零三种,合计约三千余种。如果加上复本,销毁总数当不下于十万余部(见清姚觐元《禁毁书目四种》)。而且毁书之后,又毁其版,从乾隆三十八年到四十六年之间,先后销毁书版六万八千多块,致使许多珍贵典籍由此绝种 。 伴随毁书运动,更将矛头指向作者,大兴文字狱。据统计,在清廷修纂《四库全书》的过程中,锻造的文字大狱就有四十余起。其中著名的如乾隆四十年的金堡案,因其所著《偏行堂集》诗文中有反清字句,不仅销毁其所有著作,而且牵连为其书作序的高纲父子;又如乾隆四十二年的王锡侯案,因其所著《字贯》擅改《康熙字典》又不避圣讳,将其所有著作全部销毁,又杀其子孙七人;再如乾隆四十三年的徐述夔案,因其诗中有“明朝期振翮,一举去清邦”之句,被指为反清复明,不但其著作全部销毁,且将其人剖棺戮尸。一次又一次空前严酷的书毁人亡惨剧,致使数十年后的读书人仍为之心悸色变,所谓“避席畏闻文字狱鬼丈夫主题曲,著书都为稻梁谋”(龚自珍已亥杂诗)。近人章太炎在《哀焚书》一文中回顾此段历史时说:清廷“初下诏时,切齿于明季野史。其后四库馆议,虽宋人言辽金,元明人言元,其议论偏谬尤甚者,一切议毁。及夫隆庆以后,诸将相献臣所著奏议文录若诸家丝帙寸札,靡不然爇”,“至于晚明将相献臣所著,靡有孑遗矣。”近人孙殿起在《清代焚书知见录》中亦慨叹道:“各书多有未经镌刻只系传抄孤本传留者,如黄宗羲辑《明文案》一部五十本,采集可谓繁富,竟因销毁而散亡官晶华图片。此外如明末之史书、清初之小说戏曲等别出心裁造句,亦多因查禁而失传宋世万。至于其它所进各书,凡未经刊刻而湮灭者,尤不知凡几。且由于当时专制淫威鬼城凶梦,影响所及,有著书在禁毁之例者,以后修地方志、编辑史传者,即其人名及地名都予删除,因而哲人学士泯没无闻者,殆不可胜道矣。”无数事实说明,清廷修纂四库幷不是对中国文化的一次大总结,而是一次大清洗;幷不是空前绝后的文化盛事侯新生,而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后又一次文化浩劫。
    又:笔者曾对《四库全书》做过认真的核查,发现至少有六个方面的严重问题:其一,著录失当孙一卜柴云清。《四库全书》共收书3461种,有一百二十多种是所谓御制、御批、御注、钦定、敕纂的书,其中多数没有价值或价值不高,如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人的诗文集以及歌功颂德的千叟宴诗等等姚文婷。相反,另有多达数千的价值很高的书被摒弃在外,如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顾祖禹《读史方舆记要》、李贽《焚书》等等。其二,肢解典籍。《四库全书》中许多书因其中有“违碍”内容,被无端抽出数卷、数篇销毁,使之成为肢体不全的残书。如黄宗羲《明文海》,抽毁其中涉及晚明史事的118卷;又如冯可宾的《广百川学海》,抽毁其中涉及满洲史事的《建州考》、《夷俗考》等5种;其三,删改内容。《四库全书》中大量书因其中有“违碍”字样,被肆意挖补、窜改,甚至不惜颠倒次序,变易意义。如将《黄氏日钞》、《桯史》、《茅亭客话》、《老学庵笔记》等书中的“蛮夷”、“夷狄”改为“中外”、“外裔”,将“胡”改为“金”,“虏”改为“敌”,“贼”改为“人”,将《嵩山文集》中的“金贼何其厌,敢肆求黄金重币”,改为“我之所以奉金人者,黄金重币”等等。其四,底本欠佳。《四库全书》中相当多的书未能找到最好的版本做为底本,有的是因为当时未能征集到,如张燕公文集所用二十五卷本缺佚不全,而有宋蜀本三十卷足本未能得到;太白阴经所用为八卷残本,另有影宋抄十卷足本未能得到 ;还有的是已经采进到而未能择优选用,如《四库采进书附录》所指出的:“明朱睦□《五经稽疑》四库据浙江进抄本著录,窜改卷第,非复旧观,而江苏所进自有八卷刊本,孤帙仅存,不知何故取彼舍此也。宋赵汝愚《诸臣奏议》、唐黄滔《黄御史集》幷注明天水旧椠,如此佳本有裨校勘者 , 不知又何故不取也”。其五,辑录失误。《四库全书》在辑佚方面有严重失误。如《元和郡县志》缺七卷半,而“(永乐)大典中有可校,董其役者以烦重不付”。又《太平寰宇记》缺113 — 119卷,当时永乐大典各条之下仍可录出足本,但也未能校补,以致留下永久缺憾。而已经辑录的书又多有遗漏,有人据现存永乐大典详查《四库全书》别集类辑录之书imqq官网,发现不存在漏辑问题的仅有八种,“种数漏辑率竟达百分之九十五”(栾贵明《四库辑本别集拾遗》)。其六,抄写讹漏。《四库全书》全部手抄,抄后未能认真校对,以致错讹百出,缺卷缺页缺书屡见不鲜。乾隆五十七年查出文津阁本经部书中空白和错误一千多处,乾隆五十九年查出文源阁本《盐铁论》漏写卷末杂论一篇,道光四年查出文澜阁本《大学衍义》卷五十八缺二十页,《书画汇考》卷十缺120页,《藏一话腴》缺外集2卷,《遗山集》缺附录1卷,民国十八年查出文渊阁缺抄《司空图诗品》、《卫生十全方》、《郑敷文书说》等九种书计30卷。张之洞有诗云“乾隆四库求遗书,微闻写官多鲁鱼”,应该说是蛮客气的批评奥特曼列传国语。综上所述,可知《四库全书》的学术价值是大可商榷的,“全毁、抽毁、剜去之类也且不说,最阴险的是删改了古书的内容”,“不但捣乱了古书的格式,还修改了古人的文章”。《四库全书》哪里是在保存典籍,正如鲁迅所抨击的:“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 当然,把清修四库和《四库全书》批得一无是处,韩惠淑也有欠公允。无论清修四库的主观意图如何,《四库全书》在效果上还是有贡献,这个贡献就是收录了五百种左右的珍本秘籍。这些珍本秘籍有的是四库馆臣从《永乐大典》等书中辑出的亡佚已久的唐宋元人著作,如《蛮书》、《旧五代史》、《续资治通鉴长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等,有的是采自宋元旧刊精刻的善本,如《唐百家诗选》采用宋干道中倪仲传本,《增修互注礼部韵略》采用宋绍定旧刊本,《资暇集》采用钱氏也是园蔵南宋刊本、《嘉佑集》采用徐干学传是楼蔵宋本等。民国时有人编了一部《四库全书珍本丛书》,专收《四库全书》中此类书,影印以广流传,算是做对了。其实我们今天应该做的,正是这种取其精华的事,而不是把85%左右都是经过肢解和删改的伪古书的《四库全书》再拿出来一印再印,幷进而赞美之,吹捧之,完全忘记了清修四库带给民族文化的灾难,泯灭了一个文化人应有的良心。 乾隆时抄了七部的《四库全书》,经过太平军和八国联军的大火,还剩下四部,保存在北京、兰州、杭州和台北的公共图书馆;另外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商务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600套,上海古籍出版社翻印台湾商务版《四库全书》1200套,总计有1800套左右的《四库全书》流传在民间。应该说对于了解清修四库这一场文化浩刼和传播《四库全书》中五百种左右的珍本秘籍已经足够了,再也没有必要浪费有限的社会资源了。四库热可以休矣天生拳霸。 ---摘錄自 聖劍客【秦始皇的過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