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氮平她20岁意外怀孕成了单亲妈妈,带着孩子二婚后却被宠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健康生活life

    她20岁意外怀孕成了单亲妈妈,带着孩子二婚后却被宠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健康生活life

    今日的天气异常闷热。
    晚上十一点左右,座落于紫竹山别墅区的凌家院门突然开了,凌沫雪头发凌乱,光着脚,穿着一条红白格学生裙就跑出了大门。
    她脸色绯红,呼吸急促,跑的步子有些凌乱。
    “妹妹,妹妹!”几分钟后,后面传来一道异常尖利的声音,“你回来,给我回来!”
    凌沫雪听了一个激灵,提起精神加快了速度。
    “轰隆……”突然,空中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
    “啊……”凌沫雪怕打雷,非常的怕,她捂着耳朵,躲进了路边紫竹林里的一块大石头后面。
    闪电过后,天空又恢复了浓重的黑。
    一个穿着紫色吊带裙的女人和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追了过来,他们左右看了看天罗子,奇怪地互视了一眼。
    “跑远了?”男人重重地喘着粗气。
    女的抹了下脸上的汗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应该……应该不会跑得太远空间种植塔,她喝了那杯酒,很快就会发作的,这天气她也害怕。”
    男人懊恼地看了她一眼,“跟你说,她跑了,由你陪我睡!”
    女人噘了噘嘴,状似不大情愿,“急什么呀?她肯定在前面。”
    “再去追!”男人挥了下手,带着女人又往前跑了。
    听到脚步声远去,凌沫雪才从林子里钻了出来,一只手捂着起伏不定的胸口,慌乱地朝另一个岔路口跑去……
    那儿路灯亮,来往车子多,她只要拦一辆下来就可以去医院了。
    跑了没多远,又一个闷雷砸下,吓得凌沫雪身子一颤,“嘭”的一声跌倒在了路边。
    嘎吱!一辆路过的黑色宾利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一位身形颀长,长相俊美的男子步下车,好心地扶起她,“姑娘,你怎么了?”
    凌沫雪软绵绵地靠上他的手臂,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专属于男人的清冽气息,清眸一闪,体内被情毒侵蚀着的敏感细胞瞬间“炸”出了火花。
    她亢奋起来,呼吸急促地抱住了男子,小脸蹭在他胸口,嘴里含糊地呢喃着:“快给我……给我。”
    顾明煊一震,忽感她身体很滚烫,疑惑地退开一步,伸手抬起她的小脸——
    只见这张被黑发包裹住的小脸异常潮红,一双大眼睛水光潋滟,张着小嘴,她喘息着,就像一条快渴死的鱼儿。
    他微微一怔,伸手拔开她脸上的一缕黑发,墨眸瞠大,“是你?”
    “救我。”理智已被情毒完全控制的凌沫雪已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觉身体里有千千万万的情虫在啃噬着自己。
    好热,好难受。
    “快,你快……救我。”
    听到她喑哑痛苦的声音,顾明煊墨眸缩紧了,她这是中了情毒?
    “好好,我送你去医院。”
    他急忙抱起凌沫雪放进车后座,刚想退开身子,脖子就被一双柔软的小手死死地搂住,下一秒,她的小嘴就粘在了他湿润的唇瓣上。
    唇瓣相贴,顾明煊全身一紧,一股燥热顿时如潮水般不可抑制地冲向下腹。
    而汲取到冰冷甜蜜的凌沫雪更加疯狂了,修长的小腿缠上他的腰,焦乱地把自己的小丁香送进了男人嘴里……
    哗啦啦,雨倾盆而下,在摇晃的车顶上飞溅起了朵朵水花。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黑色的宾利才打开了门。
    凌沫雪冲了出来,依然头发散乱,朝着前方狂奔而去,她在哭,泪水混合着雨水在脸上哗哗流淌……
    “喂……别跑啊!”顾明煊整好衣服追出来了,看到前方射过来两道雪亮的灯光,他睁大了墨眸,惊叫,“快躲开!”
    凌沫雪一震,停下了,她愣愣地转过身,透过雨雾看向那个被车灯照亮的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男人用力推了一把……
    嘭!眨眼间,顾明煊被一辆大卡车重重地撞倒在地。
    “啊啊……”凌沫雪望着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双手紧紧抓住裙摆,发出了惊恐又痛苦的尖叫声。
    随后她眼前一黑,慢慢地倒在了地上……
    五年后。
    清莲巷口的一幢小别墅里,一位漂亮的小女孩举起手中的蓝色小水球砸向沙发,“锅巴,我饿了!”
    坐在沙发上玩电脑游戏的双胞胎哥哥倏地一下站起,板着小俊脸,冷峻的眉宇布上一层薄怒,厉喝:“你叫我什么大鸟鹰?”
    “呵呵……”小奶包看他黑了脸马上咧嘴笑开,小拳头搁在下巴底下,缩着脖卖萌,“亲爱的帅锅锅,酸菜饿了。”
    凌琦阳不满地瞪她一眼,“中午让你喝,你不喝,现在还喝什么?”
    “现在饿了。”
    “等着。”
    两分钟后,凌琦阳从微波炉里取出一只小碗,往里洒了点盐搅了几下,喊来妹妹,“慢慢喝,别烫着。”
    凌琦月拿起小勺轻抿了一下,蹙起小眉头,“锅锅,咸的咩?”
    “你应该少吃糖。”
    “锅锅,你这是说我胖咩?”凌琦月不高兴地捏了下自己圆乎乎的小脸蛋,“我这是婴儿肥,不是胖!”
    凌琦阳的思维跳跃飞快,“五加六多少?”
    凌琦月一愣,随即她飞快地举起双手,脱口而出,“十。”
    “错!”凌琦阳在空中划了个大叉,严厉地训导妹妹,“你再肥下去徐铭泽,脑细胞就要全部被肥肉挤死了二水氯化钙,给我吃咸!”
    凌琦月垂下了小脑袋,望着自己十根胖乎乎像小藕节般白嫩的手指头,瘪瘪嘴,幽怨地嘟哝:“肥怪我喽?怪妈咪好不好咩,是她把我生胖的。”
    凌琦阳没理会她,听到客厅里电话响了,他走过去拎起来,一本正经地问:“你决定带我们去了?”
    那厢传来凌沫雪好闺蜜徐芝慧的声音:“当然,谁让你们的死妈咪要加班赚钱呢,我不管你们谁管啊?不过,到了那儿你们得听我的。”
    凌琦阳薄唇微勾,“你是我们的干妈,不听你的听谁的?”
    “哈哈哈……乖乖,我就爱听这一句。”徐芝慧发出了得意又快乐的笑声。
    修长的眉梢一扬,凌琦阳搁下电话韦紫明,“跟我妈咪一样呆蠢。”
    金都大酒店,宾客盈门。
    徐芝慧穿着华丽的晚礼服,领着一对萌娃刚步入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她的男朋友杜若健就笑微微地大步走了过来。
    “干爸!”穿着粉红公主裙的凌琦月开心地跑过去,拉着他的手高兴地问,“今晚能看到你的会长大大吗?”
    杜若健是凌沫雪哥哥的大学同班同学,三个月前从巴黎回来入职到了商会工作,儒雅俊朗的他深得孩子们的喜欢。
    “能啊,不过,我们的会长年纪很大了,酸菜喜欢吗g7057?”杜若健笑呵呵地问。
    凌琦月点点头,“只要是好人,是帅哥,能爱孩子,酸菜都喜欢。”
    “呵呵,又想替你妈咪相亲是吧?”杜若健爽朗地笑起来,然后抱起她,走过来亲吻了下徐芝慧,又摸了下凌琦阳的头,“巴哥,你今天真帅!”
    凌琦阳淡淡一笑,一只小手兜进了小西装裤袋里,随意一站,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走吧,我带你们去吃点东西。”杜若健带着他们走向一张摆满各色水果食物的长桌子。
    俩孩子挑了几样自己喜欢的食物,刚吃了一点,主席台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掌声和欢呼声。
    凌琦月踮起小脚尖往那边一望,惊得张大了嘴巴,手中的小盘子“叭嗒”一声落了地……
    “酸菜,别忘了你是小女生,在外面矜持一点行不?”凌琦阳不满地睇着妹妹,俯身捡起盘子。
    凌琦月却慌乱地拖起他的手,指着主席台,“锅锅,那个叔叔像爹地诶。”
    凌琦阳一怔,顺着妹妹的手指方向望去,看到一位身穿藏青色西服的年青男子随同商会会长上了主席台……
    他身材高大英挺,五官深刻完美得就像能工巧匠雕刻出来的艺术品,站在会长身边,气质一样的尊贵儒雅,浑身散发出一股王者般的冷傲气息。
    会长正在介绍这位年青人,罗列他这几年在国内外商界所赢得的各项荣誉。
    大家听来他就像一个传奇,四年时间竟让一个濒临亏损边缘的TK跨国集团起死回升,身价在世界富豪榜上名列前茅。
    而今他回国创业相川七濑,一年时间,国内的分公司也已初见成效,经营领域逐渐扩大,从电子,服装,房产,酒业扩展到了娱乐,金融,影业……
    “听说他是老会长最喜欢的孙子,在国外长大的,今天刚从英国回来,会长为了给他接风洗尘才举办了这次宴会。”杜若健附在女朋友耳边轻轻道。
    徐芝慧似听非听,她盯着主席台,眼睛同样睁得老大颜夏菲,嘴里喃喃着:“天那,天那……他的眉眼长得真像锅巴啊。”
    杜若健一闪眼,扭头去看凌琦阳,然而,本来站在他身边的一对孩子突然不见了。
    此时,老会长已发言完,领着他的爱孙跟一些政府官员和商贾们喝酒交谈去了。
    “锅锅,我们可以去问他吗?”通往三楼的楼梯转角,凌琦月拽了拽哥哥的背带。
    凌琦阳凝眸望着人群中那个异常耀眼夺目的男子,若有所思地说:“刚才会长说了,他是TK集团的CEO,身份高贵又有钱,说不定已经有老婆了。”
    闻言,凌琦月粉嫩的小脸上划过一抹失落,她忧伤地垂下眼帘,坐在台阶上,“可妈咪说她就喜欢爹地,可爹地又死了,酸菜就想着给妈咪找个跟爹地很像的叔叔。”
    凌琦阳暗叹一口气,转身想劝慰妹妹一句,忽然楼上传来一道稚嫩的喝斥声:“谁让你们坐这儿的?”
    凌琦月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扑进了凌琦阳的怀里。
    扭过头,她看到一个留着蘑菇头,穿着亮闪夏装的小正太威风凛凛地走了下来,他身形较胖,细长的凤眸冷冷地睇着他们兄妹俩。
    “你们是谁?”
    凌琦阳把妹妹护到自己身后,凛然地迎着他挑衅的目光,“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儿是我家的酒店!”
    “你家酒店怎么了?你家的财产又不是你创造的,你有赚过一分钱吗?”
    “……”五岁大的米容星张着嘴,无言以对,白净的圆脸慢慢红了起来。
    第一次被别人呛得哑口无言,米容星不服,他生养在贵族家,从小娇惯,谁人敢惹?
    他突然傲慢地一甩手,指着凌琦阳的鼻子,“你信不信我让保镖抓你去坐牢?我可是……啊!”
    话没说完,他就哭嚎起来。
    原来,气愤的凌琦阳掰住了他的小手指,手腕一转,就把他的手反剪到了背后。
    “小胖子,你以为我会怕了你?”凌琦阳沉着小俊脸厉声道。
    从小在法国长大,会走路之后就跟着舅舅学习生活的凌琦阳在巴黎幼儿园就非常出名,他不仅会说三国语言,还是心算能手肖益鸿,对数字非常敏感,并练过几招擒拿格斗术。
    照他舅舅的说法就是没有父亲的凌琦阳得到了老天眷顾,天赋异禀,凡事一学就会。
    这样很好,他走出去可以保护自己和妹妹。
    可不,跟着爱好武术的博士生舅舅刻苦锻炼了三年,让凌琦阳对付起年龄不相上下的米容星来真是绰绰有余。
    “放手,你放手!”米容星挣扎,小手臂疼得要落下泪来。
    他后悔死了,真不该一个人跑到三楼去玩,爸爸妈妈这会在宴会厅里跟人说话,谁能来救他?
    抬头看到一个侍应走过来,他张嘴就喊:“来人……唔!”
    嘴巴又被一双白嫩的小手捂住了,眼前的漂亮小脸蛋气呼呼的,“你再大喊大叫扶桑嫂,我把你嘴巴缝上!”
    米容星睁大凤眸,望着她如黑珍珠般闪亮的大眼睛……脸上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
    他急忙摇了下头,然后兄妹俩就松开了他。
    凌琦阳拍了下手,却见小胖子一把抱住凌琦月,嘴里叫着,“小公主,我终于找到你了。”
    嗯?凌琦阳怔愕。
    “我不是小公主,我是凌琦月。”小酸菜急红了脸,小手抵住他胸口往外推,“你太胖了,要压死我了。”
    凌琦阳帮忙推开了米容星,挡在他跟前,气势冷霸,“她是我妹妹,你别乱认人!”
    “我在电影里见过她,她就是我的小公主。”米容星坚持自己的认知。
    凌琦月朝他摇摇手,眨巴着大眼睛,“我没有演过电影。”说完,她拉起凌琦阳的手,“锅锅,我们快走。”
    “你别走!”米容星扑上来就拉凌琦月。
    凌琦阳伸手一推,他便尖叫着倒在了地上,望着兄妹俩逃走的背影,他又气又委屈,“小公主,我又不会把你吃了!”
    兄妹俩跑到厅外走廊上,正在喘息,忽听身后有脚步声米奇与米妮,凌琦月怕小胖子追上来,拔腿又想跑。
    “等等。”凌琦阳拉住了她的手。
    凌琦月抬头,看到来人是顾明煊,两只眼睛顿时睁圆了,靠着哥哥的肩膀,她呆呆地望着帅气十足的顾大总裁。
    宽敞明亮的走廊上站着一对手拉手的漂亮孩子,顾明煊下意识地朝他们了上一眼,这一眼让他冷寒如冰的墨眸蓦然一滞,收住了脚步。
    跟在他身后的特助表情也是一僵,这男孩怎么长得跟总裁那么像?
    “你叫什么名字?”顾明煊突然蹲下身,目光锁住凌琦阳的脸。
    凌琦阳注视了他好几秒才淡定回答:“我叫凌琦阳,这是我妹妹,她叫凌琦月。”
    “对,我叫凌琦月,小名酸菜。”凌琦月回过神,红着小脸凑上来,鬼差神磨的,她伸出小手大胆地摸上了顾明煊的脸,直接就问,“叔叔,你有老婆吗?”
    她的手指软软地触到脸颊,顾明煊就禁不住皮肤一紧……
    五年前的一场车祸夺去了他所有的记忆,也让他的身体变得非常敏感,他不喜欢女人靠近自己,一旦有女人碰到他,他就像被电击到似的作出应激反应,狠狠地把她甩开。
    若有女人香味飘入鼻孔,他就会打喷嚏。
    可现在他没有甩开眼前的小奶包,反而她的触摸让他心头传来一丝异样的暖和,情绪也依然平静。
    情不自禁地,他拉过软萌可爱的小酸菜,对她展颜一笑,“为什么要问这个?”
    这一幕,让旁边的特助季峰目瞪口呆……
    总裁能碰女孩子了?
    凌琦月的小脸蛋微微发红,呼吸急乱了些,“因为你很帅。”
    顾明煊想笑,薄唇微弯,“因为帅就要有老婆?”
    这么一反问,凌琦月的眼睛就闪亮了,“帅叔叔,你还没娶老婆咩?那你喜欢像我这么漂亮的女生吗?”
    “酸菜!”凌琦阳真替她脸红,伸手拉她,“你过来。”
    凌琦月却扑进了顾明煊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不等他开口,又恳切地问:“叔叔,你可不可以跟我妈咪认识一下?”
    顾明煊俊眸微眯,“你妈咪是谁?”
    “她叫凌沫雪,是巴黎大学毕业的,她长得好漂亮哦,会唱歌弹琴,还会设计漂亮的珠宝。”
    “哦。”叨叨小奶包不但没让顾明煊反感,反而还多问了一句,“这么说,你们是在巴黎长大的?”
    “嗯,我们刚刚回来。”凌琦月又摸了下顾明煊的脸,眼里充满了渴望,“叔叔,你太帅了,如果我爹地是你就好了。”
    “咳咳!”这一下,季峰忍不住了,他伸手把凌琦月拉开,恭敬地提醒顾明煊,“顾总,乔经理还在办公室里等你。”
    顾明煊站起身,垂眸又看了眼面色冷静的凌琦阳,估计也觉得这样的话题不便和孩子再聊下去,遂恢复高冷的姿态,迈步离开。
    “锅锅。”等顾明煊的身影消失,凌琦月就伤心了,她抱住凌琦阳的腰,小脸贴在他肩膀上,眼角的泪情不自禁地落下,“我想要帅叔叔做爹地怎么办?”
    “……”凌琦阳阖下眼帘,面有沉郁,低低地说,“舅舅说,好多东西不是我们想要就能要到的纸玄网。”
    这时,米容星从宴会厅里跑出来了,他拉了下凌琦月的裙带,“嘿!小公主,你可以跟我回家吗?”
    凌琦月眼里含着泪水,心里难过金田贵媳,说话就没好气了,“好多人不是你想要就能要到的!”
    米容星顿了下,凤眸眨了眨,又大声说:“我家很有钱那,我想要什么就能买到什么。”
    “我不卖!”凌琦月气呼呼地一把推开他。
    “酸菜!”徐芝慧找来了,见她盯着一位小朋友横眼竖目的,赶紧把她抱进了宴会厅。
    杜若健也看到了米容星,他小心地对凌琦阳说:“刚才那位小胖子是酒店经理的儿子,你们可不能得罪了他。”
    凌琦阳撇下了小唇角,不以为意,“已经得罪了。”
    “啊?”徐芝慧睁大了眼睛,深吸一口气,“锅巴降妖伏魔录,你依然不听话!”
    ……
    TK集团大楼灯火明亮,珠宝公司的一间办公室里,凌沫雪勾画完一款戒指的最后一道线,关了电脑李君妍,揉了下酸痛的脖子。
    刚想站起来,桌上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徐芝慧,她忙点开,“芝慧,怎么了立道庭?”
    徐芝慧在里面叽里呱拉一通,吵得凌沫雪耳膜发疼,只好把手机拿远点,等那厢吼完了,她才笑嘻嘻地说:“他俩从小顽皮,你做干妈的早知道了呀……好好,我马上去你家接,你等着。”
    匆匆进了电梯,凌沫雪还在拔拉着手提包里的东西,听到电梯“叮”的一响,她疾步走了出来,嘭的一声,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一堵高大的肉墙……
    季峰想阻止已来不及,不满地斥了声,“你怎么走路的?”
    凌沫雪急忙退开一步,不好意思地说了声:“对不起奥氮平。”
    再抬头,她看到眼前俊美如雕的顾明煊,浑身一震,惊呆了……
    为什么世上有这么相像的人?
    她的心禁不住颤抖,呆呆地望着顾明煊,眼底有一丝亮线在闪。
    “你认识我?”顾明煊凝眸看着凌沫雪,一下子就想到酒店里的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冯月平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落进耳朵,凌沫雪才一个激灵,雪白的脸上飞上两片红晕,面有窘色,她慌乱地摇了下头,“不……不认识,不好意思。”
    说完,她侧过身子飞快地离开。
    一丝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馨香飘入鼻端,顾明煊不但没打喷嚏,反而在心里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转过头,盯着那抹落荒而逃的纤细背影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
    呼呼呼……
    跑到街边的凌沫雪不停地舒缓着凌乱的气息,拍着胸口,懊恼自己刚才看到那个男人竟然心潮翻涌,有些激动了。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她想,这肯定是因为他太像凌琦阳的缘故。
    平静下心情后,凌沫雪挥手拦车,结果出租车没停下,却把一辆白色的私家车给拦下了神武八荒。
    车窗缓缓降落,露出来的一张脸顿时让凌沫雪眉头蹙起,俏脸微沉。
    “哎,臭丫头,我问你!”凌梦瑶一见她就神气活现,傲慢无理,“昨天爸爸是不是又给你一百万元付房款?”
    凌沫雪淡漠地回:“怎么了?这一百万是爸爸的钱,又不是你的。”
    凌梦瑶下车,一步跨到凌沫雪跟前,眼神有些凶恶,“你忘了梦幻化妆品公司是我外公一手创办下来的吗?爸爸娶我妈妈时,他手里只有一万元!凭什么他用公司里的钱给你买别墅?”
    “是!梦幻起初是你外公的没错,但爸爸接手时,公司已经快破产了,这几年全靠爸爸辛勤打拼撑起来的!还有,我听说,你妈妈当年为了让爸爸娶她,就处心积虑地勾引了爸爸,又逼死了我妈!”
    “你再说一遍?”凌梦瑶瞪大了眼睛。
    凌沫雪毫无畏惧,她挺起胸,冷冽地低吼:“我妈妈是你妈妈逼死的!”
    话音一落辣味英雄传,凌梦瑶就举起了手……
    啪!一记巴掌声特响亮。
    可凌梦瑶的手还停在空中,遭打的是她自己的脸。
    只见凌沫雪清眸赤红,像一只被激怒的小野猫,浑身喷发出一股怒气。
    “凌梦瑶!我告诉你!我俩的姐妹情在五年前就断了,你少来惹我童安格植发!我已不是当年的凌沫雪!”
    凌沫雪的眼里闪烁着怒火,双手握拳,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臭丫头,你敢打我?”凌梦瑶愤怒了,她不顾形象地扑上来,结果凌沫雪奋起一脚,她的腹部又重重地挨了一记。
    “你……你疯了?”凌梦瑶捂着疼痛的肚子,不可思议地瞪着她。
    真没想到,五年不见,她凌沫雪竟然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娇弱女孩变得野蛮刚强。
    凌沫雪利落地一撩散到前额的长发,冷哼一声,“这一脚我五年前就该踢!”
    闻言,凌梦瑶脸色微变,眼神慌乱地晃了下,气呼呼地说:“五年前?五年前那杯酒是你自己喝的,根本不管我的事!”
    “哼!鬼才信你的话,凌梦瑶,既然我回来了,迟早有一天我会搞清楚所有的事实真相,你们等着好了。”
    说完,凌沫雪朝一辆开过来的出租车挥挥手,等它停下,头也不回地坐了进去……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